除却污山不是云

[叶韩/古风]名字还没有想好

ooc 算我!粮少自己割腿肉!
庙堂之高、江湖之远!
没看过小说!写歪了不要怪我!动画入坑!



历载,“中平二年,李傕倔得三刀,铭曰龙牙,虎翼,犬神”
夏朝太庙,轩辕剑破三刀。
北宋朝间,三刀碎片由韩蕲与宫廷铸剑师合力铸造,耗时一百零八天,铸成降龙,伏虎,斩犬三把铡刀。后斩犬被盗,传以千人精血重铸犬神。
几经辗转,犬神终被霸图山庄收入囊中,成为代代相传的掌门信物。
霸图少庄主韩文清,文韬武略,器宇轩昂更是一代新秀的领军人物。武林以霸图,嘉世,蓝雨为三足鼎立之势。
嘉世现当家,叶修,十年前横空出世,以雷霆之姿迅速崛起,隐隐有超越霸图之势。
说来叶修,江湖谁人不知,斗神之称,造诣已然出神入化。更与人津津乐道的,确是他与韩文清的恩怨情仇。
两人都是少有的当代豪杰,却听闻为了江湖第一美人苏沐橙打得不可开交。苏家本名门之后,苏家小姐更是绝色之姿。苏家老爷与霸图庄主又是知交好友,两家自从小便定下了娃娃亲。苏家小姐及笄之时,便是嫁入韩府之日。谁成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大婚之日叶修从天而降劫走了苏沐橙。
霸图哪肯轻易放过他,韩文清当即追了出去!却惨遭叶修这个卑鄙小人的暗算,被人打伤不说还被抢了媳妇。
霸图成了武林笑柄,这笔账自统统都记在了叶修的头上,嘉世,霸图势同水火。
闻言,两人皆是啼笑而过。
“走吧”
茶馆里,说书人还在绘声绘色的说道两人如何仇人见面分外眼红。而书中的两人,此刻正牵着马匹缓缓走入城门。
“你头上的这顶绿帽呀!也是不怨!”贱兮兮的口气,不是叶修还能是谁。
“你的代价也不小啊!被人追杀的都躲到我这来了”韩文清已经能侃侃而谈了。
“老韩啊!这可就误会了,哥这是想你!所以特意来找你喝酒诉衷肠啊!”
“能信”
“哪能啊!”叶修恬不知耻的搂着韩文清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。
“废话少说!直接切磋吧!”铿!腰间的腰出鞘的声音。
“别啊!动刀动枪的多伤感情呀!”叶修摁住韩文清的手,将刀推回刀鞘。
叶修比韩文清还要矮上几寸,搭着韩文清的肩膀,好似吊在他身上,引来城口往来村民的指指点点。叶修厚脸皮惯了,自然无所畏惧。韩文清早有准备,戴着半张面具,黑面神似的杵在队伍中。
说起和叶修的孽缘,怕是须得说上个三天三夜。
两人算是师承一脉!俩师傅是师兄弟,韩文清师承元道老人座下,叶修是关雎道人的关门弟子,算来是韩文清的师叔,辈分整整高了不止一星半点。
少时,韩文清离家求学,正是被叶修的师傅,也就是他的师叔祖捡到,又一脚丢给了他的师弟元道老人。
叶修和关雎道人就住在后山,叶修每日的乐趣就是找韩文清捣乱。
看他在扎马步,就一定要凑到跟前,一脚将人踹翻。韩文清被罚,叶修早逃之夭夭。关雎老人又极是护犊子,全派四五十人尽无一敢管他,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叶修偶尔捣捣乱,关雎老人也就装模作样的训几句。第二天准屁颠屁颠的跑来练武场,捉弄韩文清。
说来也甚是奇怪,叶修唯独喜欢围着韩文清转悠。捉弄的对象多数也是他,韩文清又及其倔,越是这样叶修就越喜欢逗他。
仗着师叔的身份,尽使唤他!元道老人又刻板,叶修朝着他撒撒娇,韩文清就必须得听他的。说来,被叶修大魔王毒害多了,韩文清也练就了一身泰山压顶也面不改色的气势。只要杵在那,自是威严霸气。
近些年来,武林有以霸图为首的趋势。这多半都是韩文清的功劳!叶修懒散惯了,又行事诡异,自然为武林正道所不齿。
叶修霸气回应:我就喜欢看你干不掉我的样子!
气得在场的人只咬牙切齿。
“年纪大了,要认”叶修的嘲讽仿佛开了挂。
一头发花白的门派当家竟硬生生气晕了过去。
“闭嘴!”韩文清怒喝,嘈杂的大堂这才安静了下来。

韩文清一身黑色布衫,内搭暗红汗衫,腰间一把长刀气势不凡。相较之下叶不羞的穿着就骚气很多!白色的缎料,腰间一块通透的和田玉,黄色的花穗点缀,一把折扇摇的自是风流。
“哎!我说老韩啊!你也二十好几了,你爹没再逼着你娶亲啊!”叶修凑到耳边八卦到。
“你瞎操什么心”
“老韩!你这话说的就没良心了啊!当初谁说帮你来着,还过河拆桥!没良心的!”叶修叨叨起来就没完。
“不是帮我!是帮苏沐橙逃婚!”
“怎么就不是帮你了!你说说,当初你心不甘情不愿的,要不是哥来这么一出,你能解决?”叶修朝着韩文清的后脑勺就要来一下,被他一晃给躲开了。
“不需要!”韩文清一愣。
“怎么就不需要了!当年你那么小,还什么都不懂!还没感受过大千的世界,你爹就给你塞了一个女人,你是不是傻?真乐意去当那生孩子的傀儡啊!再说了!你十六岁,懂什么是爱吗?就傻不愣登的拜堂了.....”叶修还在滔滔不绝的数落他。
“你这么关心干嘛?”
闻言,两人皆是一愣!
许久,叶修还楞在原地,韩文清已经牵着那匹枣红的骏马走远了。

叶修从未同他说过自己的身世,他也就隐约知道一些!是京城哪位权贵的庶出,具体其他信息,且是一概不详。这么多年,也没人查的出他究竟是谁!
听到后方大呼小叫的声音,更是察觉一丝烦闷。
难道自己也喝昏了头?那个酒鬼!韩文清压抑着想肖他的冲动。

青黄,脑动

看了王牌御史后后,突然有的脑动:
大叔组长青峰,和立志加入黑社会的美少年黄濑。没有苦逼的爱恨情仇,只有一颗老人心恶人脸的沧桑大叔,被掰弯的故事。
存梗。